在2012年的大部分時間里,英國的富時100指數(FTSE 100)一直在跨度為500點的區間內震盪。很多交易員抱怨稱,相對缺乏方向性的市場走勢限制了他們的獲利空間。從事價差押註的公司以及交易商間經紀商則感嘆,市場的波動性以及交易量不足。但現在此類埋怨已經少有耳聞。股市似乎正在向高位堅定邁進。最近三個月,發達國家股市大多都上漲了10%左右,延續從去年秋季開始的上漲走勢。

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以及英國翻譯社中盤股指數——富時250指數都創下歷史新高。財政懸崖、自動減支以及曖昧不明的選舉結果都未能成功阻止股市的上行走勢。

此輪漲勢一定程度上得益於經濟形勢改善,尤其是近期公佈的美國經濟數據好於市場預期。但各國央行才是此輪股市上漲的最主要推手。

目前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每月在市場上買入價值不超過85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以及抵押貸款支持債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MBS),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正就其資產購買計劃發出鴿派言論。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則準備為穩定歐洲市場採取「任何必要措施」。

IG Index首席市場策略師戴維‧瓊斯(David Jones)表示,央行註入資金對市場的驅動作用,已經遠遠超過了任何經濟、公司基本面改善的影響。他指出:「當前避險資產的收益水平非常有限。」。

Saxo Markets交易部主管西奧‧帕帕坦納蘇(Theo Papathanasiou)認為,股市當前正處於最佳狀態,低利率與企業高利潤率的疊加增強了股票的吸引力。他指出:「此外,還有大量新鮮資金涌入市場。」。

就央行舉措(或者至少是對央行行動的市場預期)與股市上漲之間的關系而言,表現最明顯的莫過於日本。長期以來日經指數的表現在發達國家股指當中一直落後,但近三個月來日經指數已經上漲了近30%(按照日元計算),主要原因在於新任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表現出了扶持出口企業和抗擊通縮的意願。

短期走勢明朗化的領域也不限於股市。在外匯市場,安倍晉三當選導致日元兌美元匯率大幅貶值;在英國,受經濟數據疲軟以及將出台更多貨幣刺激政策的傳言影響,英鎊匯率再度下挫。

什麼因素可能削弱股市的巨大動能呢?一些懷疑論者將目光轉向了企業盈利,稱利潤率不可能長期保持在當前高位,特別是美國企業。

其他人則反駁稱,目前股票仍值得買入。財富管理機構Rathbones的多元資產投資主管大衛‧庫姆斯(David Coombs)表示,鑒於房屋價格回升、能源成本下降以及生產力提高,當前美國股市估值仍然處於合理水平。帕帕坦納蘇對此表示贊同。

帕帕坦納蘇表示:「當各國經濟走出下行通道時,美國往往是首個擺脫經濟不景氣的國家。美國市場反應最為迅速,而且運行效率最高。」他補充稱,公司內部數據顯示,客戶正在將資金移出英國以及歐洲,重新投入美國市場。

英國證券經紀商Brewin Dolphin的研究部主管本‧格特裡奇(Ben Gutteridge)指出,在科技泡沫破滅以後,富時100指數的股息收益率就大體接近於如今的水平,而當時的指數點位卻比目前低了3000多點。按市凈率計算,「當前的股票價格其實比10年前還要便宜」。

不過央行註入的增量資金並沒有使所有市場都呈現漲勢。新興市場股市在最近這輪上行走勢中的表現就普遍比較遜色。俄羅斯的RTS指數近三個月來漲幅僅略超過2%,而巴西和印度股市則都出現了小幅下跌。IG Index的瓊斯表示不確定這種情形是機遇還是預警。他說:「如果全球股市普遍大幅上漲,而新興市場領域的走勢卻與之不同,換做是我也會感到困惑。」。

「這表明投資者準備承受一些風險,但不會過度冒險。」。

Saxo Markets的帕帕坦納蘇對於中國市場仍持高度警惕態度。他指出:「我個人認為,中國在過去10至12年中的增長有點過快,我不確定當前投資中國市場是否適宜。」他補充稱,全球範圍內的需求疲軟,以及來自日本的競爭威脅增強(受日元貶值影響),正使得中國出口企業的境遇日漸艱難。

大多數交易評論員都認為,市場很快將迎來休整期,並且很可能正在尋找調整機會。瓊斯稱:「市場出現泡沫已有一段時間,但仍在繼續積聚。」他和另外一些人都認為,即使是出現調整也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對IG Index客戶的調查則顯示,多數人都將調整看做是建新倉的機會,並持歡迎態度。

帕帕坦納蘇補充稱:「出現短暫調整的可能性很大,這也是市場的普遍希望。但一旦回調完成,我們預計市場將繼續上漲。」。

對黃金而言這很可能是個壞消息,自2012年夏季以來,金市的表現就一直落後於股票。在2008年和2011年的動盪期,黃金因其「避險資產」的地位而受追捧,後來雖有一些負面政治事件,例如美國兩黨在財政懸崖問題上的對峙以及意大利不具決定性的選舉結果,金價依然持續走低,對於很多投資者的投資目標而言,黃金似乎正變得越來越多餘。有大量報道指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發行方正在出售所持的部分實物黃金。

Collins Stewart Wealth Management全球策略師愛德華‧史密斯(Edward Smith)表示:「自去年12月以來,將黃金作為風險對沖資產而持有的需求就已有所衰減。在金價跌破每盎司1700美元大關後,出現了持續的拋盤壓力。」他認為,到2015年金價可能再跌1000美元。史密斯指出:「如果你認為,主要的通縮風險都已消退,我們進入了漫長的弱增長時期,大多數主要貨幣兌美元匯率都將貶值,那麼,黃金的吸引力將大打折扣。」。

進一步展望未來,有跡象顯示,各國政要以及央行行長們正在尋找途徑退出長達五年的非常規貨幣和財政支持措施,這或許是下一件值得關註的大事。近期美聯儲官員有關政策退出的暗示曾導致美國股市出現震盪。

帕帕坦納蘇總結稱:「你或許會說,市場已經開始對貨幣寬鬆政策的退出做出反應。但貨幣寬鬆政策真要退出也應該是2013年末的事了。」。

衛清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衛清風 的頭像
衛清風

衛清風

衛清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